北京一零一中学校长陆云泉:疫情之后,未来教育将三分天下

常规教育模式变了

这次疫情对学校、教师、学生带来比较大的挑战。学生开启了居家学习模式。“停课不停学”,我们怎么去开展,对学校对老师对学生对家长都是一个新的课题。

在这次挑战中,我们需要深入思考,未来的教育到底应该怎么做。未来教育可能是三分天下,也就是学校教育、校外教育以及线上教育,各三分天下。

未来的教育可能更加注重个性化。最好的教育是适合每个孩子的成长与发展,也就是学校要为每一位学生的发展能够提供适合的课程,所以我们就开始谋划教育4.0,去实施人工智能环境下的生态智慧教育。

海淀区委区政府给予了大力的支持。2019年5月,海淀区委区政府提出了科技应用场景的建设,其中唯一的一个教育项目落户在一零一中学。当时我们谋划的是通过人工智能这样一个背景手段建设教育的三项科技应用场景:一是搭建一个丰富的课程资源平台;二是构建一个学习的平台,不仅是学生的学习,也包括我们教师的教育;三是管理平台和评价平台。

这次疫情加速推动了这项工作,我们提前运行了OMO这样一个一体化的平台。通过OMO学习平台,学生和教师的交流越来越顺畅,师生感觉在这次疫情中,在某些方面的学习非常高效,并且能够进行个性定制。

比如说我们在网上教学的一些东西,有的学生可能一下不清楚,可以通过视频回放去复习。同时我们在OMO的平台上面,通过聊天的功能,学生可以互相讨论,也可以跟老师交流。

这次疫情也是我们转变教育观念、教学方式、学校管理和评价方式的一次机会。以往我们改变一种常态,特别是维持多年的常态,在推动过程中间显得比较吃力。但是因为这次疫情,大家都变成了主动者,大家主动了以后,可以顺势而为。

居家学习,不仅仅是学文化知识、课本知识,更重要的是学会对生命的尊重以及对科学的理解,培养理性思维,掌握生存技能,学会家务劳动,学会自主学习、自我管理,特别是学会与家长沟通。

学会沟通,对家长也是一个新的挑战,怎样陪伴孩子学习。这一时期,父母就是一个班主任的角色、教师的角色。通过信息化技能的提升,我们推动了学生学习方式的变革。所以说这次疫情本是一件坏事,但如果我们应对的好,这也是一个很好地教育改革契机。

线上教育是未来教育重要部分

一零一教育集团在北京市有10个校区,是一个比较大的集团,涵盖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10个不同的校区原来的教育教学风格和教育模块是不一样的。

我们在推动集团化办学的过程中,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要达到均衡,第二个是把每个学校每个校区变成优质。教育改革的终极目标就是优质的教育,提供优质的教育让老百姓来进行选择。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规模又大校区又多,怎么让我们优质的课程、优质的教师,优质的课程资源和教学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得到?在原来的传统教育方式下很难实现。现在通过信息技术的手段,能够让我们优质的教育资源通过成本比较低的方式,让不同的校区的学生和老师能够得到分享。

疫情期间,线上教育是应急手段,但未来线上教育会作为完整教育的一个重要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当然线上教育不可能替代线下教育,学生在线下教育获得的不仅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养成正确的生活方式,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学生需要团队、同伴、组织。线上教育提供的是标准化的产品,对学生价值观的引导,让学生相互交流,是标准化教育产品。目前每个班的学生还比较多,不可能完全做到个性教育。

未来教育的一个非常重要特色,就是让每一个孩子得到充分的发展,所以我们需要提供个性化的服务,个性化的教育就需要在线教育来进行补充,做到线上线下相互呼应、补充,这就是所谓的OMO,实现因材施教,达到个性化的未来教育。

开放分享平台化是未来学校模式

在整个OMO平台架构上面,一开始成本并不低。对于一零一中来讲,是用全区的资源建设一零一中的平台,未来这个平台可以整个海淀区甚至全国都可以。从未来这个角度看,这个成本会变的很低,低在于资源的广泛化,包括教师的广泛化,我们未来的教育实际上是开放的。从某种角度来讲,今后这可能就是一种未来学校的模式。

未来的教育是我们每个人每天每个学校都在创造教育,教育的目标指向是不变的。在变和不变之间,我们现在要抓住不变的东西,不变的东西就是全面发展,尊重每个人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讲人的发展最重要,我们应该为其提供一个广阔的空间,让每一个孩子的潜能得到最大的开发。

从这次疫情来讲,无论老师还是家长,角色都在发生变化,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得到培养。学校未来就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创造学生成长的优良环境,每一所学校的最优质的资源、最优质的教师都可以分享,成本就会很低。

每个学生能够在学校找到自己的乐趣,能够找到或者获得一些他自己需要发展的一些助力,那么每个学生的潜能就得到了充分的开发,也就达到了私人订制,每个学生可以定制自己的课程,这样就不会有学生厌学。

未来教育将三分天下

居家学习的第一个阶段,是教师指导学生学会如何学习、锻炼、做家务、跟父母相处等等;第二阶段是学生可能会出现孤独感。等疫情解除,可能一些孩子就不愿意上学了,觉得在家里待着非常好。

处在虚拟世界中,不利于学生成长。人是社会性动物,需要跟同学、老师、成人之间进行交流,在交流中尽管会出现矛盾,但通过矛盾的产生、如何去处理矛盾,其实是学会一种生活技能,学会与人共处。

学校这样的实体教育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消亡。所谓未来教育三分天下指的是,学校教育所要解决的是底线问题,线上教育是解决个性化问题,校外学习可能就是提供各种兴趣爱好。

比如说愿意踢足球,可以参加校外的足球班,愿意学钢琴的,可以去找老师学钢琴。因为从学校的教育来讲,不可能解决这样的问题。同样线上教育,我们也不能解决学生弹钢琴这样的需求,它一定是面对面的手把手的这样一个教练的方式,能够跟学生之间共同运动才能提高技能。所以足球也好、钢琴也好,它一定通过比赛,通过实体的真实情景才能够提高技能。

在OMO平台上,不仅是学生和学生之间、学生和教师之间,还有教师和教师之间都可以相互学习。教师的角色发生变化,变成了一个陪伴者、一个指导者、一个工作人员。从某种角度讲,教师也是一个制片人,把优质的教育资源制作成一个短视频、微课放到平台上,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时随地随处进行选择,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同样,在这样一个平台上,教师的评价也需要个性化。个性化的评价方案,能够推动学生学习的内驱力,让他能够成为卓越的、最好的自己。

最新更新